谈判

姜云有一种奇特的感染力,让何鹏信任他,然而当二人分开之后这种感染力就慢慢的消失,何鹏望着姜云消失的地方,暗暗想着,不是我不愿意相信你,只是苏静对我太重要了。

当手机有了信号,何鹏第一时间向千门下达了全力查找苏静下落的指令,而重点侦查的方向第一是海盗第二则是姜云。

肥杀立即呵斥道:“杀惊天,别忘了门规!”

杀老大谦卑的拱拱手:“正是在下,各位都收了在下的名片,以后就是杀某的客户了有什么需求尽管找我,看在何门主的面上一律打八折!”

一个人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拿着一张名片,惊恐的念道:“杀氏屠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杀惊天!天呢!”

人群里有好几个人忽然惊恐的捂住了嘴巴,在场的人都不是等闲人都知道杀老大这个称呼代表着什么,那是估计知名的杀手头子,没想到刚才竟然在人群中谦卑的与众人攀谈。

何鹏笑着说道:“何某有事求到杀门,没想到杀老大亲自来了,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何鹏笑着与他握了握手,他的手掌干硬,握着像是握了一根枯木棍。

一个矮瘦的汉子从人群里挤出来,由于个子太小刚才竟是被这些明显比普通人宽大的大老板们挡住了。

“何门主,我在这里。”

人群里一个声音传来。

何鹏笑道:“你不是和杀老大一起来的么?他人呢?”

肥杀登时吓得往后缩。

大灰呜呜的咆哮。

“哥哥,想死你了!”肥杀,放开两条大象腿,轻盈的一蹦到了何鹏的身旁,何鹏苦笑着被他拥抱了一下,明显的感觉到肥杀把油乎乎的大手在他衣衫上蹭了蹭。

主殿里忽的奔出一个胖子,手里还抓着两只鸡腿,满手满嘴的油腻。

老李又道:“门主啊,这一次你带着大家伙干的这一票,把海外那些家伙全给干趴下了,现在木工这一行里没人敢跟咱们对着干了,你现在就是木工皇帝啊,快给我们讲讲接下来你要怎么干!”

人群一阵哄笑。

大金砖哈哈大笑,老李从里面出来:“他老婆被他搞大了肚子整天吐啊吐的没力气来喽。”

何鹏笑着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你老婆呢?”

“门主啊你可来了,我想死你了!”

何鹏下了车,大金砖就哈哈笑着跑过来。

这些人在外面无不是响当当的人物,此时却都恭敬的立在一边。

山顶之上,建筑群落之中是一片青石空地,何鹏的车子上来时,许多人从左右厢房和主殿内走出。

南山的守卫更加严格了,但是何鹏的车却一路开进了大门,卫忠站在门口与何鹏打了招呼,告诉何鹏忙完了下来找他一下,有事情说,何鹏点头应了,二人开着车直上山顶。

刘逸爽轻轻的叹口气,心中有一句话,却是说不出来,别的醋也吃,只是不能说出来。

丫头,这个也要吃醋吗?”

何鹏笑道:“小

刘逸爽点点头道:“那你可别忘了,你先是千门门主这个事实。”

何鹏难得的挤出一些笑容:“小爽,南山是鲁圣门山门所在,如果需要借助千门的力量,那么鲁圣门也没必要办下去了,千门也一样,你别忘了我现在也是千门的门主,不会厚此薄彼的。”

何鹏的意思很明显,鲁圣门的事情不愿意让千门牵扯太多,这让刘逸爽有些暗暗神伤。

何鹏冷笑一声,“不必了,南山是鲁圣门的山门,我震得住!”

“那要不要提前准备一下?”刘逸爽眼里闪着寒芒,千门虽然以计谋见长,可是并不代表耍脑子的不会耍刀子,往往聪明人用起刀子来更有杀伤力,因为聪明人的刀子是看不见的!

何鹏点点头说道:“来就来吧,上次杀门合并谈判我没参与,可是杀老大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的,毕竟我现在也算是杀门的隐形门主,华夏杀门那帮人有事情都要先通知我,他很不满意,该来的总要来。”

“不是,我们通知杀门希望他们派两个人熟手来撑场,可是杀老大说,他会带着肥杀一起过来,我是担心,杀老大另有图谋。”

“杀老大过河拆桥了?”

“杀门……”刘逸爽略微犹豫。

“杀门呢?”

“嗯,通知了,他们应该已经到了。”

何鹏在车上,闭目冥想着,忽然问:“老李他们通知了么?”

刘逸爽没有多话,只是默默的开着车,她看出来何鹏的心情不好,她也清楚,此时任何劝慰都不起任何作用,默默的陪伴是她唯一能做的。

在门口立了一小会刘逸爽就开车到了,他接上何鹏奔着南山而去。

虽然苏静自己回来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何鹏还是抱了万一的心思,怕她回来找不到自己着急,在屋子每一处显眼的地方留下字条。

“小静,如果你回来了,来南山找我!”

滨海市的别墅里空荡荡的,没了苏静,也没了家的感觉,何鹏一刻也呆不下去,在屋子里给苏静留下许多个字条。

何鹏挠了挠头,骂了句:“我靠,怎么会这样!”

大个迈开大长腿追了上去。

“我草!你等等我!”

“哥,快跑吧,不然被人把工作抢了,漂亮媳妇就没了!”

“嗨,你跑什么啊!”

另一个小伙子忽然撒腿就跑。

“yes!你很聪明,所以啊现在招工的虽然多,但是长远考虑优胜劣汰最后发展壮大的一定是零工先生的企业,所以我门找工作不能目光短浅,一定要到零工先生入股的企业去,我查过了,零工先生最早入股的一批企业里他本人最重视的就是这家酱菜厂!所以我才要去的。你不知道,我那个哥们就是在这家厂干,以前饭都吃不上,现在人家房子有了车子有了妻子也有了,麻痹的,他长得哇瓜劣枣的找的媳妇跟电影明星似的,真是气死人。”

生的企业来了!”

“哇塞,那我明白了,这些订单都汇集到零工先

“对喽,凡是他入股的企业都有世界最先进的技术生产的产品都是供不应求,你想啊,别的企业顶不住经济危机破产了,那么人总要吃,总要穿吧,那些订单都给谁了?”

“伟大领袖说过,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为什么?知道啥事第一生产力不?”

“那是为什么呢?”

“超级零工先生,知道不?咱们华夏工商业的祖师爷,这次经济危机,所有的公司都受到了影响,可是只要是超级零工先生的入股的企业反而订单不断!”

“谁的啊?”

“妈的何止是厚道啊,你知道那厂子是谁的吗?”

“是啊,那我也跟你一起,我觉得酱菜厂的福利比较厚道。”

“嗯嗯,好了我也是听我一个在酱菜厂的哥们说的,不一定对啊,反正现在工厂都是全力开动也满足不了国内市场的需求,听说他们的订单老多了,都生产不及。所以这些天一直在招工。”

“大个你知道的可真多。”

“可不是吗,咱们华夏人多又有钱,现在一旦刺激内需鼓励消费,那可是一个庞大的市场,立即就把世界经济盘活了。”

“是啊!”

“嗨,这你都不知道,这一次经济危机来得突然许多跨国公司都突然垮台了,可是咱们华夏受到的影响却不大,资金在,设备在,人在,国家在经济危机最严重的时候第一时间展开拯救实体经济的行动得到世界范围的响应,华夏展开的振兴经济的举措是史无前列的,华夏本就是世界工厂,现在更成为了世界经济的发动机,大量的进口计划,以及刺激消费和涨工资的行动,导致咱们普通人的收入猛增,消费需求增加,很多工厂都复工了。”

“大个你说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那些厂子都扩大招工了呢?”

两个穿着西装的青年快速的从他身边穿过,边走边兴奋的议论着。

“怎么回事?”何鹏暗暗奇怪。

可是当何鹏归来,空气中却弥漫着兴奋的味道,马路上几乎见不到消沉的人,所有的年轻人都一脸兴奋,马路上行驶的汽车速度都比往常快了一些。

何鹏离开滨海市的时候,滨海的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灾难临头的气氛,那是由世界级的经济危机引发的,经济倒退的危机在这个沿海小城影响也不小,几乎是一瞬间,各种订单纷纷取消,工厂岌岌可危,靠着工厂吃饭的工人们自然也是惶恐不安。

同时何鹏还建议可以顺着何大柱和李三这两条线索查下去,何鹏本能的觉得他们两个人是有问题的。

杀老大面色一囧,嘿嘿笑道:“自然,我们杀门只接替天行道的生意,各位要是做什么违背天意的事情就不要找我们了,自家那些小三啊什么的就自己解决好了。”

何鹏不由得对杀老大和肥杀的关系颇为好奇,这个杀老大听说是个桀骜不续的枭雄,怎么被肥杀治的死死的呢?

最新小说: 洛探 甜茶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我家沙漠有个神器市场 舞乱天下 超级相师 极品赘婿 扛山人 丐世神婿 霸道总裁的冤家甜妻